陆少北的白月光找上门来指着安然的鼻子臭骂:你破坏我们的感情,不要脸;未等安然还击,陆少北冲了出来:不关她的事,是我自己喜欢她。白月光不服:你不是说爱我吗?陆少北:我现在爱的是她,她才是我心中的白月光。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呢?哦,对了,当初他要离婚的时候也是这样说来着。婚离了,她反倒成了前夫的白月光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