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说亡国公主就一定要低眉顺眼才能日子好过?她李蓁蓁偏不。在他的羽翼下,她斗白莲,撕渣女,整绿茶只为做唯一女人。只是君言哥哥,明明那年在灼灼其华的桃树下,你允诺我一世长安,可为何那日兵临城下,你要对我拔箭相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