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世而活,何宛慈对前世恩怨一无所知。为何在旁人看来注定厮守终生的两人会忽然解除婚约?何宛慈不得而知。但因解除婚约而遭到的冷眼、遇到的麻烦层出不穷,她都乐观面对。“明明错在你,凭什么时时一副是我欠你的样子?”易余宴不甘,百般刁难。“我已忘却当年之事,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记起。就算是我的错,可我用一条命来偿还你了,还不够吗?”何宛慈苦笑:那个曾与你相知相爱的人,已经用生命来祭奠你们的爱情了。而我,在以后的日子里,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,终究成不了、也不可能成为谁的替代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