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2章 你们信吗2(1 / 1)

她越是这样,白洛霖是不是越觉得她死皮赖脸?

白洛霖会不会更加讨厌她?

可是她不想让清雨姐姐为难白洛霖。

她抬眸看向临清雨,“清雨姐姐,我不在意他是否领我的情,我只想他好好的,求清雨姐姐给我这个机会,也给他一个机会。”

“我不需要。”白洛霖冷冷开口,“我心系临姑娘,无论临姑娘想怎么处置我,我都无怨无悔。”

“听到了吧。”临清雨看着宛灵,“你在这费尽心思的求情,他却根本不把你当回事。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?与其这样维护一个不喜欢你的人,还不如早点放手,对不对?”

“可是我喜欢他。”宛灵看着临清雨,“清雨姐姐,我真的喜欢他。”

“够了!”白洛霖冷眸盯着宛灵,“我不需要你在这假惺惺的求情,你赶紧走吧!”

帝九渊听到他们这边的争吵,跑了过来,“怎么了?”

临清雨看着白洛霖,话却是对帝九渊说的,“我想把白洛霖抓起来,但宛灵不让,她苦苦求情,结果白洛霖根本不领情。”

“临姑娘,有一点最重要你没有说。”白洛霖看着帝九渊,一字一句道,“我喜欢的是临姑娘,来这里也是为了临姑娘,临姑娘审讯我我心甘情愿。”

“够了。”帝九渊声线清冷,“沐凌,把白洛霖抓起来看好。”

“帝公子!”宛灵一听帝九渊要把白洛霖抓起来慌的不行,“你不能把他抓起来啊,给他一个机会好不好?”

“宛灵,我可不像你清雨姐姐那么心软。”帝九渊声线比刚才更冷了,“就这样,你再求情也没用。”

沐凌立刻把白洛霖带到了一个房间里,看着他。

帝九渊和临清雨回房间换了衣服,宛灵无烨也回去换了衣服,毕竟刚才救了火,弄得浑身脏兮兮的。

-

所有人收拾好之后,就去了关押白洛霖的房间。

帝九渊坐在白洛霖对面的椅子上,白洛霖看着帝九渊。

四目相对,隐约有杀气飘过。

临清雨坐在帝九渊旁边的位置,无烨宛灵以及沐凌全都站在旁边。

帝九渊冷声问,“说吧,你到底是谁?”

“白洛霖。”

“我说的不是你的假名字,是你真名字。”

“我的真名就是白洛霖。”

“你现在落在我们手里了,你最好说实话,如果你不说实话的话,我们有一万种方法把你折磨的生不如死。”

“帝公子。”白洛霖看着他,不紧不慢的开口,“你们现在只是怀疑我,又没有证据,如果到最后你们发现今天晚上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,那你们岂不是冤枉了好人吗?”

“你觉得你自己是好人?”

“好人还是坏人,那都是别人评判的。”白洛霖态度始终都是淡淡的,“帝公子觉得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?”

“你别岔开话题。”临清雨脸色冰冷,“把你的出身来历交代清楚,自从我们认识你以来,我们对你的身世背景根本不清楚,而且你跟我们的相遇太巧合了,谁知道你有什么目的?”

“我昨天不是说了吗,我的目的就有一个,因为我喜欢你,所以我才想方设法的接近你。”

“你以为你这样编出来的谎言会有人相信吗?”帝九渊脸色阴沉,这白洛霖竟然当着他的面说喜欢临清雨,过分至极了,“赶紧说实话。你跟若香阁有什么关系?又或者你个人跟若香有什么联系?你把这些事情交代清楚之后,我们不会为难你的,我们要对付的是若香阁还有她背后的人,只要你跟那个人没有关系,我们绝对不会为难你。”

“我现在还什么都没有说,你们就已经认定我是某种人了,那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?不管我怎么解释,你们都会认为我是你们认为中的那种人,那我的解释还有用吗?”

“白公子。”宛灵焦急的看着他,“你别不解释啊,清雨姐姐和帝公子虽然怀疑你,但是他们是不会随随便便冤枉好人的,只要你肯解释,他们就一定会……”

“够了。”白洛霖嗓音冷冽至极,“以前你整天呆在我身边烦我,我不想说你什么,因为那个时候你对我来说还有利用价值。可是现在事情都已经坦白了,你继续再这样烦我,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让你后悔终生。”

“白公子,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舒服,你被自己喜欢的女人拒绝了,心里不舒服,我可以理解,但是你能不能不要把话说的这么绝?”宛灵认真的看着他,急得快要掉眼泪了,“因为我是真心真意对你好,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,你有什么话你就跟他们说,只要你解释了他们就不会随随便便给你定罪的,清雨姐姐和帝公子不会无缘无故冤枉别人的。”

“我心里不舒服?”白洛霖冷笑一声,“请你不要用你自己的心思来揣度我。你怎么知道我不开心?我告诉你,我现在开心的很,因为我终于把那句话说出来了,因为我终于不用在你面前演戏了,我终于不用假装和你在一起很开心的样子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宛灵深吸了一口气,强行将自己的泪水憋了回去,“我知道你又要说一些我不爱听的话,既然这样,那你还是别说了。”

白洛霖轻笑一声,没再说话。

其实,他真的从来都没有想过会伤害到宛灵,他更没想过宛灵会喜欢上他。

他以为像他这种人,是不可能被人喜欢的,除非某些人瞎了眼,才会看上他吧?

不过现在看来,这个叫做宛灵的小丫头好像还真的对他情根深种呢。

“我再说一遍。”临清雨盯着他,“把你自己的来历身世交代清楚。”

白洛霖抬眸,对上临清雨的眼睛,“你让我交代这些事情,那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,我说了,你们就会信吗?如果我说了半天最后你们还是不信,那我还有必要说这些吗?”

“说不说是你的事,信不信是我们的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