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至于么?(1 / 2)

人类的适应能力,总是出乎意料的强悍。

像是恶心呕吐这种事情,只要不是真的因为生病的原因,换成胡彪这种心理因素造成的呕吐,那是吐啊、吐啊、就吐习惯了。

当到了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,酒吧中再度点起了油灯之后,胡彪已经是正常了起来。

不然还能怎么样?回去叫个外卖,吃完之后早点洗洗睡了?

他可是清楚的记得,自己本次穿越过来的来意:除了要研究一下那张大床的艺术风格之外,重要的是弄点值钱东西回去的。

真要是自己的表现,太过于的弱鸡了一些。

那么估计会在这种一看就不太平的世界,很快就被人吃的连骨头都剩不下;他可不认为在这里,出了事情后能找到正义的警*察叔叔。

地上的呕吐物,早就被其他的女招待清理了干净。

而一手搂着一个漂亮女招待的胡彪,大爷一样的不时张开嘴巴,任由两双纤细的小手,将各种奇怪的食物喂进它的嘴里。

还别说!如果不去计较这些食物的具体来源,味道那叫一个真心不错。

最主要的是,胡彪已经在心里做出了足够的心理建设:

首先,这些食物再奇怪的话也就这么回事,总比吃胡建*人要文明和无害吧?

其次,两个妹子身上的气味确实是不好,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了?这种事情洗洗就干净了嘛,了不起自己拿出一卷手纸,来为她们的洗澡水买单。

最重要的是,小机灵鬼胡彪可没有忘记在自己的业务包里,还有着一件能起到关键作用的好东西:

那一个黑色的大号垃圾袋。

根据江湖上一众纯爷们的传言,在某些关键的时刻,用保鲜膜和塑料袋这些东西,其实也能代理着使用一下。

顺带着,胡彪也喝了不少那种机油味道的酒水。

最初的时候,胡彪对于这种号称酒吧最好的‘原子沃德嘎’酒水,心中还是有着很大的排斥。

为此,他让老瘸腿给自己来了一杯清水。

可是在喝了一口号称苦水镇最纯净的清水之后,胡彪宁可继续喝机油,也不愿意再来上一口这种苦的厉害的清水……

随着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,酒吧中的客人也是逐渐的多了起来。

这也是胡彪所期待看到的状况,一方面他希望能从这些客人的闲聊中,不动声色的更多了解一点这个世界的情况。

这可比自己傻乎乎的问身边的女招待,要隐蔽和安全的更多。

另一方面,则是胡彪盘算着等酒吧中的客人再多一点,就拿出自己携带的家当公开的进行拍卖,好弄点值钱的东西回去。

不管是黄金、珠宝、或者是其他的贵金属,彪哥都不嫌弃的说。

终于,在酒吧的桌子被坐满了九成的样子时,胡彪知道差不多到时候,该开始拍卖自己携带了物资了。

让他稍微有些遗憾的地方,是因为两个琳达她们过于的热情了。

让胡彪总是忍不住分心,没办法听清楚酒吧客人们嘴里的闲聊,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依然是一头雾水。

可若是再等下去的话,他都会被两个女招待给灌醉;真要是那样,等到关键的时候自己岂不是亏大发了。

而在进行正是的拍卖之前,胡彪打算先找地方排泄一下。

‘啪~’的一巴掌中,胡彪扇在了琳达的挺翘上;在女招待的夸张的尖叫声中,胡彪扯了一把手纸塞过去:

“卫生间在哪里,我要先去方便一下?”

凭空赚了一大笔小费的琳达,见状讨好的说到:

“老板我带你去吧,我带你去三楼的那间小卫生间,那里会干净一些。”

摇着头的胡彪,拒绝了琳达的好意:

“不用了!老子又不是个小孩子,哪里这点小事情都要人陪着;你们也不用担心我跑了,这些手纸我会放在在这里。”

琳达闻言还想说点什么,不过看到了老瘸腿暗示的眼神之后,也是反应了过来。

确实!这位老板可不是那种想跑单的穷鬼,光是剩下的这九卷半的手纸,在他们酒吧吃喝上一个月都足够了。

还是不要违反这位大爷的意思,让他心中不快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