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恐惧(1 / 2)

十修 十年一书 1654 字 7天前

这些冰箭本就不好躲开,同时,胡少卿再次结起手印,李啸的左边四五步的地方便刮起了向上卷起的风阵,不是刮在李啸脚下,主要是为了避免阻挠了唐春山的冰箭,同时也宣告了左路不通。

这次李啸却是不敢再在小范围内逗留,而是大踏步往右方避开,胡少卿的风阵却如龙卷风一般,跟在冰箭之后,缓缓压了过去。

李啸像是打算围着客栈中央这四个人绕圈跑,唐春山这冰箭,必然要避开身边的陈履谦、胡少卿和封智念的,只要自己和唐春山中间隔着另外三人,那么唐春山的攻势就有可能受阻。

至少也会让这三人狼狈不堪地蹲下去,胡少卿和封智念还好说,陈履谦不要老脸么?

以寡敌众,让对手互为掣肘,自乱阵脚,也是一种策略。

但这时,封智念同时也结了个手印,李啸的前进路线已经非常明显,这个一闪而逝的机会若是自己把握不住,那之后免不了挨骂了。

随着封智念的手印完成,李啸前方的地面上土刺连出,一根接一根压向李啸,眼看右路也已经是是不通了。

以众敌寡,若是不能封死身形灵活的对手的所有出路,那人多反而成了束缚。

好在,陈履谦的极寒之气对李啸的影响也是不小,而且范围越来越大,虽然让周边的三人也略受点影响,但李啸承受的寒意,却是他们的十倍不止。

唐春山的水箭负责追击,胡少卿的风阵负责封住李啸的左边,封智念的土刺则负责堵住李啸的右边,这样一来,这次合击,李啸便不好躲开了。

李啸眼中仿佛燃起了火焰一般,右手已经抓出了一把筷子,对着冰箭直接射去。大量冰箭直接被粉碎,但也有无数冰箭扎进了李啸的身体。幸好李啸此时运转着内劲护住周身,竟然没有一根冰箭穿透身体,只有冰箭的尖端没入了身体,乍一看李啸,有点像刺猬一般。

李啸后方已是退不得,左右两边也已经夹击而至,便在不断扔出筷子的同时,径直冲向了四人。

飞蛾扑火一般。

只听见唐春山大喝道:“撤!”

这一次四人倒是颇有些默契,连陈履谦都毫不犹豫地往后撤去,胡少卿重新结了个手印,顿时一阵范围极广的狂风便刮向了李啸,同时封智念也将并未继续利用李啸身后的石块来发动攻击,而是将四人身前的石块翻立了起来,形成一道道石墙,挡住了李啸的身形。

李啸一拳接一拳地将这石墙打碎,尘土飞扬,再看时,陈履谦等人已经跑出了客栈。只听门外又传来一声“撤”,李啸颇为不甘,便又追了出去。

楼上的掌柜这才探出个脑袋,看着楼下已经狼藉一片的店铺,还有那个倒在地上的黑衣人,心中愤恨但也一阵后怕。但算了算这些客人包下客栈所花的银子,就算找人休整一番,也亏不了什么钱。

已经是命案了,还是得去报官的。

客栈里的战斗也结束地很快,但是这么大的动静,也是吸引了街面上的人驻足观看。李家客栈虽偏僻了些,但毕竟酒家镇上来参加百丹会的江湖中人,还有不少逗留在此的。

再过不久,督武司和督律司的人,应该是要到了。

“这会儿的他是一条疯狗,肯定是要和我们拼命的!”唐春山一边不断向追击而来的李啸发动攻势,一边向另外三人解释道,“原来,他也是一个修命者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应该也是制人命境界的修命者,只是他的命道,比我的修为要高得多。刚才他动用了血术,透支了命力,消耗了几乎全部的寿命和气运来短暂提高自己的修为,过不了几天,他就死定了!咱们现在用不着再伤他了!”

四人的轻功此时远远不如李啸,只能不断通过发动进攻来阻挡李啸。胡少卿骂道:“可是他这样死缠着不放,到底要到什么时候?这动静太大了!”

唐春山解释道:“这样的状态最多也就持续半个时辰!”说完,唐春山提高了声音,对李啸喊道:“你现在找死不难,想杀我们却绝不可能!你要是就这么死了,你说独孤涅会不会出来找你?”

听到这句话,李啸如遭雷击,竟然放缓了脚步。

紧紧攥着的拳头,指甲已经扎进了手掌中,眼看着天行宗的人渐渐跑远,李啸呆若木鸡,停在了原地。

此时,周围倒是有不少江湖人士在观看。灰头土脸的李啸,衣服湿透,血迹斑斑,看上去极为狼狈。

不过一个人追着十几个人跑,这景象还是有些引人好奇,那十几个人也并不像是不敌,只是在避战而已。

“兄台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一名青年似乎是个不怕事的,走向了李啸,停在了十步左右的距离。

李啸摇了摇头,心灰意冷,也没说什么,转身朝着酒家山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