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八章 接驾(1 / 1)

长乐天,妙严宫。

哪吒坐在一处小案几后面,一边吃着灵果,一边有些闷闷不乐的道:“师父,我就是弄不明白,娘娘她老人家对于那个纨绔公子怎生这么大的执念,要和佛门那两位一起算计通天师叔,通天师叔他老人家又岂是好惹的,当年那副拉着所有人陪葬的疯狂模样,我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发麻!”

说道拉着所有人陪葬的时刻,这位三坛海会大神露出了惧怕的模样,他是亲眼目睹过那种恐怖景象的。

诛仙阵图高悬,四柄神剑耸立在天地四级,四圣齐聚方才能破的诛仙剑阵,被通天教主发挥到了极致,顷刻之间,便将天地三界彻底分割,更是将洪荒大陆切成了四块!

倘若不是鸿钧道祖与最关键时刻出手的话,只怕现如今,他们这些人早都不在了。

听哪吒说话的,却是一名穿着青色衮龙袍,头扎道髻的中年人,粗眉大眼,一张国字脸上满是威严,直若一尊帝王一般,叫人根本不敢直视。

他是太乙真人,哪吒的师父,阐教十二金仙之一,封神大战之际,曾经大放异彩,最终得据天庭六御之一的东极青华大帝果位,是真正的天帝!

“哪吒,你却是叫为师如何说你?”

在外人面前都是威严不可侵犯的天帝,但是面对自家弟子,太乙真人便成了一位伤脑袋的老父亲了。他道:“娘娘留你在娲皇宫听,那是信任你,岂是叫你随意与人分说,在背后编排她老人家的,都多少年了,还是这般的不稳重。”

“师父,你瞧你,我是来问你对于娘娘处事的意见的,可不是来寻你教训我的!”

哪吒撇了撇嘴,对于太乙真人全无半点畏惧,他道:“你说我该不该劝娘娘放弃报仇,黄河河伯家的那小子,欺男霸女,算不得什么好东西!而且他们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人,每一次娘娘寿诞,都能听见这一家子告别人刁状,委实是聒噪,为了这等人和通天圣人斗法,不值当,当真是不值当!”

“你呀你,还在说圣人的是非,讨打!”

太乙真人摇头,他这个弟子自幼不被其父亲所喜,一直在他身旁修道,两人虽然名为师徒,但是却亲如父子。

也怪他管束的不够严苛,才有了如今这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,惹出了不少祸事。

他正色道:“哪吒,此事你记在心里,谁都不要说,也什么都不要管,圣人的事情,自有其道理,不是你与我能插手的,切记为师的这番话!”

“好了,不管便不管,师父您何必这么严肃来着。”

哪吒小声嘟囔了一句,呸的一口吐出了一枚果核,道:“在您这就是忒多没趣,本来还想与你说说那猴子,罢了,走了走了,我去找二哥喝酒!”

说罢哪吒起身便欲离开。

不过他的脚步还没迈出的时刻,‘当’的一声悠扬钟鸣便传入了其耳中!

顿时,太乙真人和哪吒脸色都是一变,太乙真人道:“是玉虚宫的玉磬声,也不知是什么事?”

当!当!当……

这声音一连响了九次,传遍了三界每一个角落,只是令人诧异的是,除了玉虚门下弟子,赫然没有一人听见的?

“得,这酒是喝不成了,是师祖他老人家召见我等。”哪吒叹息一声道。

“都什么时候你还惦记喝酒,说不得师尊召见我等便是为了你口中女娲娘娘与佛门圣人的算计,这大劫之中,这般大张旗鼓的汇集一众师兄弟,恐怕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太乙真人摇头,上一次封神大劫里,元始天尊也是这般召集他们,告诉他们渡杀劫,与截教为难之事,是以这一次同样是大劫,很难让太乙真人想到什么好事。

“嘿嘿,是福不是祸,师父,去了便知!”

哪吒哈哈一笑,也不等太乙真人,脚下骤然浮现一只风轮、一只火轮,随后化作一抹流光,直冲元始大罗天而去。

“这小子,倒是看得开。”

太乙真人笑骂了一句,周身光华一闪,随即也消失不见了开来。

……

北冥,妖师宫上方。

百余万精锐天兵展开阵势,杀伐之气冲霄而起,玄武大帝眸光幽深,神色冷峻,站在一众兵将最前方,直视脚下那连绵的宫殿群。在其身后,却是那跟随其日久的龟蛇二将。

不过此时,龟蛇二将的脸色很不好看,只听得那个子矮胖,样子憨厚的龟将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陛下,您真要与妖师宫叫板,要不要在思量一番?”

“陛下,大哥说的有道理,还是再想一想吧!”蛇将亦是劝道。

对与妖师宫和真武殿的实力对比,两名神将心知肚明,莫看这百万精锐天兵,枕戈待旦,威势滔天,但是也只能与妖师宫基层的力量抗衡,论到顶尖战力,那是根本没法比的。

说是他们真武殿统辖北天所有神魔妖鬼,可那仅仅是纸面意义上的统辖,他们是天庭派来监视妖师宫群妖动静的,根本没能剿灭妖师宫的实力。

事实上若不是天庭在背后撑着,他们真武殿根本就没资格站在妖师宫面前!

“思量什么?”

真武大帝脸上有一丝愠怒之色,他道:“当日他白泽羞辱朕之时,又何曾有什么思量?去,叫妖师出来见朕!”

当日因为化血神刀之事,白泽亲上真武大殿,在众目睽睽之下,逼真武大帝交人。

真武大帝堂堂一方天帝,执掌北天大权,何曾受过这等羞辱?只是当时未曾查明真凶,他不好公然上门寻衅,此番牛魔王等七大圣大兵围困梅山,化血神刀的消息早都传了出来,根本与真武大帝无关!

真武大帝自恃有理,再加上背后有天庭玉帝撑腰,估摸着妖师不敢拿他如何,这才大张旗鼓上门讨个说法。

也是,堂堂一方天帝,被人在自家羞辱了,若不讨回这个场中,还有何威严面目号令诸神?

眼见得无法劝真武大帝回心转意,龟蛇二神将虽然心中不愿意,可也只能互相对视一眼,不情不愿的领命出阵。

两人高声喝喊道:“真武大帝驾临,尔等妖魔,还不速速接驾!”

……